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水博点评《齐岳山断裂三峡大坝最大隐患已经浮现》
2014/7/16 8:10:25    新闻来源: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水博按:最近,一篇有关三峡的文章《齐岳山断裂三峡大坝最大隐患已经浮现》在网上很火。有人推荐给我看看,我一看原来是多年以前的就出现在了网上一篇造谣、煽情的文章。为什么说文章是造谣、煽情?下面我们将逐段逐句的加以分析(点评)。以下是造谣文章的全文,每段后【】中为点评的内容。

 

三峡大坝的隐患已是众所周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如果出现重大险情再重视,后果不堪设想。

"后果不堪设想"是反水坝造谣者们惯用的危言耸听。早在汶川大地震之前,几乎社会上所有的反水坝人士都众口一词的宣称"紫坪铺水库一旦遭遇松番(7.3级)那样的大地震,后果不堪设想"。这个谣言还不像今天的三峡,很多问题是明摆在那里的,只要不是被造谣者欺骗的人,都会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当时,对于地震的威胁,很多领导人也是担心的,不断的要求我们水电专家予以答复、解释。然而,想不到就是那么巧,512大地震就发生在距紫坪铺水坝17公里处,震级比反水坝人士担忧的高出十倍,结果不仅没有发生任何"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紫平铺还在地震中立了大功。例如,紫坪铺水库形成的宽阔水面,为地震后道路的严重塌方和空中气候受阻的救灾提供了可靠的水路保障;震后不几天(517日)紫坪铺水电站就率先恢复发电,为灾区的抢险救灾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不仅如此,水库的11亿库容,成为当时危机四伏的众多堰塞湖的最后屏障,保障着整个成都平原免受堰塞湖溃决洪水的威胁。这里文章作者的三峡隐患到底是如何"众所周知"的?我们不妨分析一下,通过分析,大家看清楚了,造谣者"众所周知"的可笑之处,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关部门对谣言不感兴趣了。

三峡工程现在不仅仅是遭质疑,而是各种灾害与危害不断浮现,却越来越惊人,天坑地陷加山体滑坡,已经使人毛骨悚然。全国大规模的灾害雾气哪里来的?只讲颗粒不讲水雾气的来源就是想掩盖全国灾害性天气的真相。

三峡大坝遭到质疑是客观事实,就像当年的紫坪埔水电站也遭受过质疑一样,但是,要说各种灾害不断浮现则是胡说八道。所谓"天坑地陷家山体滑坡"主要出现在三峡蓄水的初期,水库的新库岸需要一个再造的稳定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水位的波动将会把新库岸附近的潜在的滑坡体都释放出来。这不仅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对今后地质灾害的一种免疫。历史上长江岸坡的塌陷、滑坡是层出不穷的,主要原因是江水巨大能量不断的深切河谷,到了一定的时间必然要出现大滑坡。例如,较近的一次1985年新滩的大滑坡,造成了70多米高的涌浪,掀翻了近百条船舶。三峡蓄水后我们可以高兴的告诉大家,今后三峡库区再也不会发生新滩那样的大滑坡了。因为长江水的巨大能量已经被用来发电,再也不用靠深切河谷来消耗掉了。关于作者的全国"雾气哪里来的?只讲颗粒不讲水雾气"的说法更是可笑。水蒸气造成的雾和霾的区别就是颗粒。水蒸气不会再成危害是有事实依据的。三峡水电站的装机是全世界最大的,但是,其水库的大小却在全世界排不上号。水库的雾气在全世界有大水库几十个国家,都没有造成过雾霾,怎么会到中国变了味?相反,走遍全世界的现实都是水电比重越高的国家,生态环境越好。煤炭燃烧越多的国家,空气污染越严重。2012年我国燃煤的总量首次超过了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而就在这一年,我国爆发了全国性的大面积的雾霾。显然,要说中国的雾霾和三峡有什么关系?那就是:我们像三峡这样的水电建的太少了,为了满足社会现代化的需求,不得不燃烧了过量的煤炭。

三峡工程上马之初就受到质疑:移民一百多万,生态环境保护、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随着工程的进行,当初力主上马一方所鼓吹的各种优势全部大幅缩水:"三峡工程的电将照亮半个中国"—实际上三峡发电量仅占全国总发电量的3.3%。"三峡工程可使万吨船队从上海直达重庆"——今冬枯水期连武汉都到不了。"三峡工程可使100万移民致富"——130万移民失去土地,大部未能就业,吃低保,生活普遍困难。而现在三峡工程的最大弊端也已经开始显现:齐岳山东北断裂,并很可能引发地震!

关于三峡"优势全部大幅缩水"的说法,完全是胡说,三峡的争议无论在建设前还是在建设中都十分巨大。建成后的这几年事实已经对很多争论给出了答案。在事实面前,就连当初反对三峡上马的人,也都承认"好于预期"。我国三峡的清洁电力不仅送上海、而且还送到了广东,"三峡工程的电将照亮半个中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至于三峡发电占全国发电量的多少,与照亮半个中国,没有任何关系。作者如果这点基本的逻辑关系都搞不清楚,难怪会犯糊涂。"万吨船队直达重庆"也是一个客观现实,当时有人错误的理解成了万吨轮船,提出质疑尚可理解,但是,要说"今年枯水连武汉都到不了"则是违背事实的胡说。因为,有了三峡水库的蓄水之后,我国长江枯水季节的航运,已经可以人为的控制。什么时候需要,只要加大三峡的发电泄水,就可以保障航运。这在三峡没建设之前是不可能。"130万移民失去土地,大部未能就业,吃低保,生活普遍困难。"更是信口胡言。130万移民大部分是有土安置,"大部分未能就业"的原因是,他们中绝大多数还是不需要就业的农民,即使移民让一部分农民走向了城镇,但毕竟人数有限。"吃低保"是所有水库移民的最后底线,比起当不上移民的中国农民,谁能不说这是一种幸运?

 齐岳山东北已经断裂
   
在利川县城往北行十数公里,即到了柏杨镇白庙那一带缓坡向下的大土坡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远处的龙关口断裂,这里是齐岳山东北断裂的下陷开始发生地,在柏杨镇所在的同为南北走向的寒池山,同样出现了一条让人见了惊心动魄的龙桥断裂,海拔2千余米的寒池山,自顶向下劈裂,出现一条宽不过几十米,深却达千余米的超级大峡谷。

这条峡谷的东端,就是一条和龙桥峡谷呈十字断裂的沐抚大峡谷,这也是齐岳山东北断裂的整体组成部分。沐抚大峡谷平均切深达2千米,108公里不间断,是世界第四大峡谷,跟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有得一比,远超长江三峡。

三峡及大三峡地区,本身是地质版块活动剧烈的地方,有多条断裂带贯穿库区。最危险的地段莫过于齐岳山东北和建始北延断裂,这一线在成库蓄水后,古地质剧烈活动恐被启动,诱发大级别强震。这恐怕将远超原来三峡上马时论证的"6级或6.5级地震"。

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曾指出,对三峡水库而言,危害最大的是构造型地震,在第二库段仙女山断裂、九畹溪断裂、建始断裂北延和秭归盆地西缘一些小断层的交会部位,有可能诱发水库地震。

【最初炒作"齐岳山东北已经断裂"的是一位叫赵世龙的造谣记者。现在距离这位记者第一次炒作"齐岳山东北已经断裂"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本文作者的所谓"这一线在成库蓄水后,古地质剧烈活动恐被启动,诱发大级别强震。这恐怕将远超原来三峡上马时论证的'6级或6.5级地震'"的危言耸听,是否还有意义,我们先不必多说。咱就单说说这位造谣记者点名道姓的说"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曾指出"的问题。前不久,我曾在一次会上遇到了翁立达。他很气愤的告诉我,有个叫赵世龙的记者我根本就不认识,但他却以我的名义造谣。翁立达曾打电话质问赵世龙,什么时候听他说过那些话?赵回答说是在《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中看到的。翁立达说"诱发地震和诱发大级别地震"的结论完全不同。再说那份报告不是他一个人写的,关于地质地震也不是他的专业,不知怎么造谣者就把这谣言按到了他身上。

实际上不仅三峡,目前中国西南的水电开发,许多重点水库与这些地震带和地质断裂带交错甚至重合。比如,大渡河上的一些高坝大库地处鲜水河地震带;雅砻江巨型水电站与安宁河-则木河地震带相邻;金沙江溪洛渡、虎跳峡等200米以上高坝则位于沿金沙江分布的地震带。

【水库地震这个问题要想说清楚,要分为两方面谈。一个是地震对水坝的威胁,一个是水库诱发地震的问题。这里第一个问题最重要,因为我们都知道,根据历史的教训一个不太大的大坝的失事,都可能会造成成千上万死亡,上百万人的灾害。所以,如果水库大坝的建设不能有效的抵御地震的威胁,我们就不能不承认水电建设,对自然的地震灾害有巨大放大的作用。然而,非常幸运的是,现代的科学技术已经完全有能力保障地震高发区建设的各种建筑物的安全性,目前,这种工程抗震的科学技术从理论到实践都有了结论。

不难想象,实体的水坝的坚固程度肯定要好于结构复杂的高楼大厦。而美国的洛杉矶、日本的东京、中国的唐山,都是地震高发区,地震工作者为什么敢在那里建高楼大厦呢?就是因为他们掌握和运用了当代的科学抗震原则。

我国的唐山经历了76年的大地震灾难之后,现在已经完全建成了一座崭新的抗震型城市。唐山的地震的活动断层,现在是城市中的绿化带。在断层之外,所建筑的房屋只要达到了相应的抗震标准,就完全不会在未来的大地震中再出现灾难性的后果。

科学的抗震必须要强调:要安全,首先是躲开活动断层,否则的话即使是不太大的地震,建在同震错动层上的建筑物也会垮塌。而躲开了断层之后,其建筑物的安全性如何,主要是取决于该建筑物的抗震能力。

总之,一方面,坐落在地震活动断层上(注意,不是指笼统的断裂带)的建筑物,即使是烈度不高的地震,也很难抵抗地震中的撕裂。另一方面,不具备抗震标准的建筑物,也会在地震中造成大量的伤亡。我国以前的民用建筑,一般没有抗震的考虑,所以,即使不大的地震损失也非常大。而发达国家的情况却好得多。然而,在水坝建设方面,由于我国的起步较晚,在抗震方面的考虑,比发达国家一点都不差。

几年前,人们对我国西南地震高发地区的水电开发、大坝建设一直是争议不断。各种议论曾经让很多人对我国西南地区的大规模水电建设感到十分的担心。尤其是对岷江上有的紫坪铺水电站,很多宣传都认为"一旦类似叠溪、松潘大地震,紫坪铺电站后果将不堪设想。"然而,512大地震后岷江上的紫坪铺水库高坝,不仅没有发生任何"不堪设想的后果"。而且,还在地震中立了大功。尤其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紫坪铺的这种成功抵御特大地震的现象,并不是偶然的特例。而是512地震所有处在强烈地震区域内的水坝、水电站,都不负众望的经受住了特大地震的严峻考验。可见,水坝的抗震问题,科学技术上已经完全可以解决。

总之,在科学和现实面前,本文作者炒作的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上电站的水库地震问题,也都不会逃脱当年炒作紫坪埔一样的下场。

黄万里生前多次上书反对三峡工程上马,他曾在报告中写道:

第一∶三峡大坝蓄水之后,清水下泄,造成大坝下游长江干堤发生严重崩岸。

事实上,2004年冬,荆江长江干堤发生多处崩岸;2006年春传来岳阳长江干堤发生严重崩岸的消息,湖南省水利厅负责人紧急赴京向水利部和国家防总汇报险情。

1998年长江洪水后中央政府动用几千亿国债加固长江干堤,1991年联合国又资助长江干堤维修。三峡大坝蓄水后发生的长江干堤崩岸问题和黄河三门峡工程建成后的情况十分相似。
 
【作者无知。崩岸并不是黄万里担心清水下泄的问题。记得黄万里曾积极建议应该学习欧洲国家的用钢板桩加固防洪大堤。大家想想有了钢板桩还用担心崩岸吗?再说崩岸现象也并不是只发生在三峡蓄水以后。三峡蓄水前,我国的长江大堤也经常发生崩岸,只不过那时候除了经常崩岸还有更严重的管涌等灾难。否则的话,联合国和中央政府也用不着不断的资助长江大堤的维修。黄万里也不会建议用钢板桩加固长江大堤。要知道三峡建成后的清水下泄,不仅光崩岸,而且更重要还会"掏底"。清水掏底的作用非常重要,这就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消除长江、黄河这种地上悬河的最有效方式。当年黄万里担心的清水下泄,主要减少了下游的泥沙造地。

    第二∶三峡水库蓄水后,三峡大坝阻碍长江航运的畅通。

三峡工程根本不能使万吨轮船直达重庆,最多只能使万吨船队在一年中的五、六个月的时间内直达重庆。万吨船队只不过是将四艘或者六艘驳船捆绑在一起而已。三峡水库蓄水后,三峡两线五级船闸的通过能力马上得到饱和。

运行的实践证明,三峡两线五级船闸的单向通过能力不可能达到每年五千万吨,最多只能保证单向通过能力每年三千万吨左右。目前长江货运需要用机械翻坝来协助完成。原计划在1997年完工的升船机至今未见踪影,客轮过船闸的平均时间为七小时,乘客难以接受,造成长江客运和三峡旅游事业的萎缩。

【三峡工程从来也没说过可以让万吨巨轮直达重庆。如果有人自己这么理解是这个人的问题。所谓"最多只能使万吨船队在一年中的五、六个月的时间内直达重庆"的说法,不符合实际,现实是即使是为了防洪三峡降低水位的汛期,三峡水库的水位也要保持在145米左右。加之此时为汛期,万吨级船队直达重庆是绝没有任何问题的。所谓"客轮过船闸的平均时间为七小时,乘客难以接受,造成长江客运和三峡旅游事业的萎缩。"的说法更是故弄玄虚。三峡建成后,由于航道的改善,平均的航运时间和燃料都大幅度的下降35%以上。所以,自三峡建成以来,长江上游的航运量已经迅速的增长了十倍。总之,三峡建设就好像在长江上建起了一条高速公路。高速路修好了,车子跑得多了,收费口出现拥堵是难免的。为了解决这些"车"多了"收费口"的拥堵问题,不仅三峡的升船机明年也即将建成投产,而且,国家还将大幅度的增加翻坝措施,提高长江航运的效率。如果作者的"长江客运和三峡旅游事业的萎缩"真能属实的话,我们何必还要费这些劲改善过坝能力呢?

第三∶三峡工程开工以来,三峡库区一直是中国社会最不稳定的地区。

三峡工程移民对安置工作不满,每年信访的次数高达八万多件次,连年持续不减。三峡工程的所谓开发性移民措施,不但没有使百万移民致富,而是使绝大多数移民陷入赤贫状态。

负责三峡工程移民信访的官员将移民生活用"三低"和"三无"来描述∶ 收入低于搬迁前的水准;低于安置地当地农民的水准;家庭生活水准处于当地贫困线之下以及无田种,无工做,无出路。三峡工程移民问题是中国社会的一颗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作者瞎掰,黄万里从来没说过"峡工程开工以来,三峡库区一直是中国社会最不稳定的地区。"。众所周知,中国的大规模发展建设与失地农民产生矛盾的现象非常普遍,有些还非常尖锐。但,客观的说在这方面几乎从来也没有三峡的份。三峡移民是国家统一运作的,各方面都做得非常规范。联合国和世界银行一直都把三峡移民的成功经验,作为全球欠发达国家水电开发和脱贫的典范。作者的"使绝大多数移民陷入赤贫状态"的谎言,根本就不值得一驳。对于这种污蔑,一位世界银行的官员说的好,如果是有低保做底线保障的"赤贫",对任何一个国家的贫民来说,都将是其向往的目标。必须承认,由于我们实行的市场经济,个别人出现"三低"和"三无"的现象是可能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是百万移民的"家庭生活水准处于当地贫困线之下以及无田种,无工做,无出路"的状态,那么三峡移民的问题,就不可能是作者说定时炸弹,而是威力绝大的原子弹了。总之,无论说三峡移民是定时炸弹也好,是原子弹也好,为什么到今天还不爆炸?因为,这是作者骗人的炒作。


   
 第四∶到2006年年初,上报批准的三峡工程移民113万人已经安置完毕,批准的400亿元人民币移民安置费已经全部用完,但是还有数十万居民要搬迁置。由于前期移民安置存在问题多,造成未来移民安置工作的进展更加困难。

【作者这个谣言遍得也太离谱了,众所周知黄万里教授是2001827日病逝的,它他怎么会在报告中写出"到2006年年初,移民安置费已经全部用完,但是还有数十万居民要搬迁置。"的情况?关于移民费用,据我们了解实际情况是,我国三峡工程的预算执行情况非常好,最后比原计划的九州娱乐ts111投资节省了约200亿。三峡移民搬迁人口近120万,到009年已经全部完成。估计文章作者的这个谣言编造的时间,是在2007年的前后,所以,不仅谎言漏洞百出,而且在今天早已经成为了自打耳光的笑话。

    第五∶所谓的排浑蓄清措施无法解决水库的淤积问题。虽然中央政府为了防止砾卵石淤积问题的出现,在嘉陵江和金沙江上建造了和正在建造多座大坝,阻挡砾卵石和泥沙进入三峡水库,但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多只是把问题在时间轴上作个推移,把更严重的问题留给子孙。

三峡水库蓄水之后,有约百分之八十的泥沙淤积在水库中,而且主要是淤积在水库的尾部。由于水土流失进入水库的红土微粒,粘性强,和粗沙、砾卵石、掺杂在一起,组成坚硬沉积层,和黄河中的细沙的特性有很大差别,排浑蓄清措施对这样的沉积层根本没有办法。重庆港口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作者不知道,三峡的泥沙曾经是建设前最担心的问题,而当三峡建成后,又是最令人满意的问题。关于"在嘉陵江和金沙江上建造了和正在建造多座大坝,阻挡砾卵石和泥沙进入三峡水库,但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最多只是把问题在时间轴上作个推移,把更严重的问题留给子孙"说法,是典型的不懂工程闲操心。要知道长江的泥沙绝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长江江水能量需要平衡的产物。长江从几千米的高山流到海里,江水含有巨大的能量。这些能量必然要不断的深切河谷,不断的造成崩岸、坍塌。同时还要不断的把跌入江中的巨大石块,冲碎,磨成鹅卵石和细细的泥沙。泥沙的本质是河水需要消耗其能量。因此,长江的各个梯级水库建成以后,绝不是单单的阻拦住上游的泥沙,把它留在了水库内,而将是把江水中能量利用起来发电了。所以,梯级水库的减沙作用是根本性。至于三峡的大量泥沙会和鹅卵石一起,淤积在库尾重庆,而且无法清除的问题,确实是黄万里生前最担心的。但是,目前这一点现实已经做出了回答。前不久,凤凰网专门组织了一个三峡问题的研讨会。到会的三峡工程的设计部门负责人之一,长江水利委员会的郑守仁院士在会上介绍说。这几年来重庆港附近的鹅卵石,不仅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自然的淤积速度,还不如附近工民建开采的速度。】,

    第六∶三峡蓄水之后,水流变缓,河流的自净能力大减,三峡水库水质明显变坏,特别是过去水质好的支流河段,水质恶化问题更加严重。

三峡工程论证时,三峡河段的水质是全中国最好的,大部分河段属于二类水。虽然现在三峡河段的水质为三类水,但是由于这期间水质指标的更改,现在的三类水只是当年的四类水。由于三峡水库水质问题,三峡库区的各市、区、县都不准备把三峡水库作为生活饮用水源,而要另辟水源。可见三峡水库水质问题之严重。

【在我们国家的这个发展阶段,水污染的问题确实十分突出。几年前的我们一些官员还信誓旦旦说什么"绝不走西方国家,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现在看来,这个口号必须颠倒过来了。因为我国已经变成的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无论是空气污染,还是水污染的程度都是十分惊人的。我们现在如果真能走上一条"先污染,后治理"的路,总要比我们目前的"只污染,不治理"的情况好得多。在这方面长江是幸运的。尽管我国的长江是全国接纳排污最多的江河,但是,迄今为止,长江仍是我国几大流域中水质最好的。这不能不说是得益于三峡工程的修建。为了保障三峡的一库清水,在三峡的建设期间国家就投入了数百亿的资金治理沿江各地的水污染。所以,与我国绝大多数的江河水污染不断加剧的情况相反,(数据显示:三峡蓄水后的2004年长江的水质总体指标是好于蓄水前的2003年的)长江总体水质良好的这种情况,至今仍然保持着。只不过在一些长江支流上,由于一些小城镇的污水治理做不到位,确实发生过水华污染。不过,这恰恰能充分说明,造成少江河水污染的不是水库的修建,而是污水不去治理。

   
 第七∶三峡工程的电并没有照亮半个中国,目前三峡工程的发电量不足全国发电量的百分之三。三峡工程也没有为老百姓、特别是被涉及的居民提供"廉价"的电力。老百姓承担经济改革的成本,经济改革所创造的经济利益却流入利益集团的口袋,三峡工程则是最好的实例。

【三峡的水电照亮了半个中国的说法是出现在三峡论证期间。那时候我们全国的年发电量,也只有3006亿度(1980年)。所以要说,三峡水电照亮半个中国并不算夸张。也正因为这种原因,三峡的电力不仅要东送上海,还要南送广东。所以,即使我们今天说三峡水电照亮了半个中国,也绝对符合客观事实。批评三峡没有为百姓提供"廉价"的电力,是不了解实际情况。三峡的上网电价一直都大大低于火电。三峡因为低电价上网每年给全国老百姓的提供的电价补贴,就达百亿元以上。这才会有三峡从建设到建成后的十几年,我国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各种能源的价格都上涨了几倍到几十倍,但是唯有电力能源的价格基本保持不变的现实。这充分说明三峡和众多的水电站一直在为全国的百姓,提供者廉价的能源。关于"所创造的经济利益却流入利益集团的口袋"的说法更没有道理。因为三峡的发电资产,已经全部纳入了上市公司。因此,"所创造的经济利益却流入利益集团的口袋"的情况是公开的、合理的。作者或者什么人如果想成为"利益集团"享受三峡的经济收益,去买一点"长江电力"的股票就是了。

   
 第八∶ 三峡工程能达到工程效益的条件之一是未来的气象变化是可知的。三峡水库运行三年的实践证明,现在的科学水准和预测技术都无法保证气象预报(包括长期、中期和短缺)的准确。2004年秋三峡水库调度出现错误,为了保证发电机能够正常运行,在洪水期间抬高蓄水位,加重上游、特别是开县、万州的洪水灾害。同样,2006年夏天三峡水库调度再次出现错误,虽然重庆库区已经出现旱灾的迹象,三峡水库仍大规模"洩洪",造成水库水位不足,加重重庆旱灾的程度。
 
【作者这里又是把这种语无伦次的胡言乱语,加在了黄万里教授头上。三峡水库的科学调度,当然要依靠准确的天气预报。然而,即使人类目前还不能获得极为准确的气象预测,有水库的调蓄,也要比没有水库好得多。客观的说,像任何水库一样,三峡的水资源调节效益只能体现在水库的下游,上游的重庆无论是出现干旱,还是洪涝,三峡水库都使不上劲。现在这种批评三峡保下游,淹上游的担心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我国长江的上游的溪洛渡、向家坝等大水库都已经建成投产了。重庆和长江上游的旱涝,需要上游的各级水库调节、保障。


   
 第九∶三峡水库蓄水之后,三峡地区仪器可测到的地震次数明显增加。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生破坏性的地震,但是地震专家认为有可能发生六级或六点五级地震。

但是三峡库区的建筑,特别是三峡工程开工之后的新建的民居建筑物都没有抗震设计,一旦发生六级或六点五级地震,一场地质大灾难不可避免。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说,三峡库区的滑坡地带一共一百五十余处,三峡水库蓄水至海拔135米后,三峡库区的滑坡地带上升到一千五百余处,是论证报告的十倍。

【作者在编造谣言的时候,又有点犯糊涂了。黄万里的报告怎么会写出他去世后的情况?再说这也不可能是懂科学的黄万里所说的糊涂话。作者不懂科学,水库地震的本质是通过水库的渗流降低了板块之间的摩擦力,从实施一些积蓄中的构造地震的能量提前释放出来了。所以,水库蓄水发生多次微小地震,是有把大地震的能量分批释放的好处的。真正的地震专家,在三峡的论证起就预计说,三峡最有可能发生诱发较大地震的震级为4级多。三峡蓄水十年来,现实情况也正如地震专家们所预测的。再者说,作者表示的这种担心是在2007年前后,而现在三峡水库蓄水已经超过了十年。按照国际经验,水库诱发地震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了。此外,关于地质滑坡的预测,少于实际很正常。因为,根据目前的地质科学水平,一些潜在的滑坡体,是无法通过表面观测到的。作者所说的1500余处是2006年的数据,现在早已经超过了2000多处。不过,这种情况在自然界中极为正常,关键是我们不能让地质滑坡造成灾难。靠一个三峡工程不可能,控制住自然,我们人类所能做的事情只能是防灾、减灾。如果作者不懂得这一点,那每天都只能生活在"杞人忧天"的恐惧之中。

 

受水库波浪的淘蚀,白帝城所在的山体有可能会坍塌下来的危险,现在白帝城海拔130-180处加砌水泥围墙,以防万一。但是这水泥腰箍破坏了白帝城的自然和人文景观。

【作者当初的预言,78年过去了都没有兑现。我看恐怕再等上七八十年,作者还是会很失望。因为修建三峡的是科学家,而污蔑三峡的只是一些异想天开的"预言家"。


   
 第十∶三峡水库正造成血吸虫病的蔓延,从高发病的湖南、湖北向原没有血吸虫病的重庆、四川发展。三峡库区已经发现血吸虫病患者。
   
【这里,作者又把他自己编造的"故事"按到了黄万里教授身上。黄教授生前怎么会知道三峡蓄水后的情况?其实,作者当年的这种谣言,78年过去之后,已经变得十分可笑。如果78年前上千平方公里三峡水库,就已经爆发了血吸虫,今天的中国真不知要成为什么样子了。然而,令人奇怪是的是,78年前编造的故事,分明早已经被证实是谎言现实,可是谎言居然还能骗人。


第十一∶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远超出论证报告所估计的范围和强度。根据台湾的研究报告表明,三峡水库蓄水后,对台湾的东海渔业资源产生不利影响。而国内根本不让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作者真会开玩笑,黄万里怎么会看到三峡蓄水后台湾方面所作出的所谓研究报告?


   
 第十二∶按照目前的设计,三峡工程根本无法让北京喝到长江的水。要想让北京喝到三峡水库的水,还需要加高三峡大坝,或者新建泵站和隧道、新挖运河,其造价相当于再造一个三峡工程。
 
至于最后的出路,黄万里教授已经指明∶三峡大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三峡水库蓄水三年的实践表明,黄万里教授当初所指出的问题,现在正一个个地浮现出来,也越来越透明。

【黄万里教授一生有很多重要的贡献,尤其是在黄河三门峡的开发问题上,他敢于坚持科学的意见。但是,黄万里也不是神仙,它的预言也不可能全对。例如,黄万里曾写信给党中央,说三峡大坝建设20年无收益,国家不堪重负。但是,实际上三峡建设不到十年就开始发电,20年的收益基本上已经相当于收回成本。再比如,黄万里所担心的重庆港不仅没有淤死,而且,那里的鹅卵石正在变得越来越少。总之,与作者的"三峡水库蓄水三年的实践表明,黄万里教授当初所指出的问题,现在正一个个地浮现出来,也越来越透明"恰恰相反,三峡蓄水十余年来的事实,充分说明黄万里很多关于三峡的各种预言,几乎都是错误的。遗憾的是黄万里教授已经辞世,不能在为自己的错误判断作出更正。而各种各样的骗子,则喜欢像本文的作者一样,利用黄万里的名字,不断编造着各种谎言。甚至不惜把黄万里去世后发生的很多事情,也写进了黄万里生前的报告中。令人有点不解的是,如此愚蠢的骗子,居然会在中国层出不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