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解决四川弃水,内外通道建设需兼顾(聚焦西南弃水)
2018/6/20 8:15:26    新闻来源:中国能源报

■艾明建 《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06月18日   第 04 版)
 

  四川水电弃水的重要原因的确是水电送出通道不够造成的,不过,此处所说通道应该主要是四川水电群到省内负荷中心的通道,其次才是跨省外送通道。

  

  四川弃水问题一直争论不断。无论是从企业自身利益出发,还是从能源主管部门层面来看,大家都在寻找解决四川弃水问题的灵丹妙药。

  今年3月份全国两会期间,有代表委员告诉媒体:今年有新的特高压项目正在审批中,一条是青海-河南特高压直流工程,准备今年开工,全送清洁能源;另一条是四川-江西特高压直流工程,送电能力为1000万千瓦,每年可送500亿度电,而四川每年弃水300多亿度,所以该项目要尽快审批下来。

  4月12日,国家能源局在京召开了推进四川水电外送通道建设工作会。会后印发的《关于推进四川水电外送通道建设工作会的会议纪要》明确指出:四川水电外送第四回特高压输电通道是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确定的重点工程,是落实党的十九大绿色发展的重要举措,是“西电东送”国家战略的重点项目,对于全国能源优化配置,充分利用四川水电资源,满足华中地区用电需求具有重要意义。会议要求,确保今年上半年具备核准开工的条件。

  一时间,解决四川水电弃水问题似乎有了最终解决答案,不少人为之雀跃。然而,也有不少人紧锁眉头,忧心忡忡。因为,纵观国家能源局的会议纪要,通篇只字未提第四回特高压输电通道能够解决当前四川水电弃水问题,甚至连弃水两个字都没有提及。

  为何出现弃水?

  目前造成四川水电弃水的主要因素,大多数人都说是水电开发与外送通道不匹配,特别是第四回通道一直没有落实。笔者认为,四川水电弃水的重要原因的确是水电送出通道不够造成的,不过,此处所说通道应该主要是四川水电群到省内负荷中心的通道,其次才是跨省外送通道。

  目前,四川统调水电机组弃水,主要分布在两个大的区域,即甘孜雅安区域和攀西甘南区域。

  1.甘孜雅安区域

  这一区域有3大水电群。一是康定-泸定地区的长河坝、猴子岩、泸定、黄金坪等大中型水电群,现有500千伏输电通道4回;二是九龙-石棉地区的大岗山、龙头石、九龙河等大中型水电群,现有500千伏通道经雅安各2回分别到成都蜀州和成都尖山;三是汉源-金口河瀑布沟、深溪沟、枕头坝、沙坪等大中型水电群,共有500千伏输电通道4回到眉山东坡。

  2.攀西甘南区域

  这一区域有2大水电群。一是甘孜南部硕曲河、定曲河等,凉山水洛河、木里河等中小型水电群,现有2回500千伏通道经西昌分别到自贡洪沟、乐山沐溪;二是攀枝花桐子林和凉山中小水电群,现有500千伏通道4回,分别到自贡洪沟、乐山南天。

  随着四川投产的三回特高压直流线路形成了四川电网“强直弱交”,丰水期,国家调度中心为保障特高压直流外送满负荷运行时的四川500千伏电网安全,一直采取限制甘孜雅安区域和攀西甘南区域500千伏输电通道的输送容量的办法;再加上近几年新增的不少水电站,因此,这2个区域的水电群丰水期因省内送电通道能力的不足,造成发电能力受限而大量弃水。据媒体报道:受四川电网结构薄弱及“强直弱交”特性的影响,部分水电送出通道能力受限,水电发电能力不能得到完全释放。截至2017年6月,水电受阻约1200万千瓦,占水电装机的31.8%,严重制约了四川水电发电和外送,特别是高峰时段,外送的增加直接导致四川电网备用紧张。

  2017年7月以后,这2个区域又投产长河坝130万千瓦,猴子岩170万千瓦,沙坪二级、上通坝和立州等大型水电站投产500万千瓦左右。2018年丰水期,这2个区域受阻容量将增加到1700万千瓦以上,弃水电量将会进一步增加。

  按照国家调度中心安排的丰水期运行方式,四川电网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不得不提高燃煤火电机组运行容量来保障电网的调峰能力。因此,出现了丰水期一方面水电在大量弃水,另一方面又出现燃煤火电机组按全年最大开机方式运行这一反常现象,这是造成当前四川统调水电机组弃水电量大量增加的重要技术原因。

  四川弃水问题如何解决?

  减少四川水电弃水的途径无非是进一步加大省内、省外市场消纳。当前首先要加大甘孜雅安区域和攀西甘南区域送电通道能力,这样既可以将水电群丰水期电力多送入成都等负荷中心,增加省内用电,保障四川电网安全,又可以增加水电外送能力,减少丰水期燃煤火电机组的开机,有利于节能环保。随着四川省经济的的回暖(一季度四川省的用电量同比增长13.2%,大大高于2017年一季度5.97%的增长率),预计成都地区用电负荷中心将在今年丰水期创新高,如果不尽快新增水电群送电到成都地区的通道,成都地区将面临有电用不上的局面。

  (一)省内通道建设问题

  首先,加强与国家电网(国家电力调度中心)的沟通衔接,在丰水期统筹兼顾四川雅康、攀西500千伏水电通道输电能力,合理制定特高压直流外送方式,进一步减少对雅康、攀西500千伏水电通道输电能力的限制,使现有水电通道发挥最大潜力。

  其次,近期尽快开工已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的雅安加强工程、康定至蜀都改接和串补等500千伏水电通道建设,可以争取2019年新增一定的送电能力。

  最后,尽快争取将四川省中长期目标电网规划纳入国家“十三五”电网规划。根据这个规划,新建设阿坝-成都-乐山-甘孜的四川特高压交流环网,输电能力不仅能解决现已受阻水电送出,还能将正在建设的大渡河双江口200万千瓦和雅砻江两河口300万千瓦2个有年调节能力的龙头水库电站及其周边的巴底、牙根等大型水电站一并送出。四川省能源局已在近期向国家能源局上报了《四川省中长期目标电网研究》报告,如能及早得到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电网公司的认可,将四川特高压交流环网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及早实施,争取在 2020年左右开始投产,既可逐步解决甘孜雅安水电群的弃水问题,又能保障成都、乐山、眉山和川南地区的中长期用电。

  (二)外送通道建设问题

  虽然国家确定建设凉山盐源新建到江西的第四回特高压直流通道来加大四川水电外送,但是根据国家能源局4月《关于推进四川水电外送通道建设工作会的会议纪要》,该通道送电电源为雅砻江中游4个水电站共计750万千瓦。目前,核准开工在建的只有2个,最早要在2021年才有机组投产,完全不属于当前需要解决弃水问题的电站。根据国家电网公司安排,第四回特高压项目今年上半年开工,2020年底才能投产。因此,该通道无法解决当前乃至于2020年水电弃水。

  建议采取以下措施:一方面,督促国家电网公司加快第四回特高压项目的前期工作,尽快开工建设,争取2020年丰水期前投产,实施“网对网”,首先外送现有四川统调水电机组富余电量。另一方面,对于雅砻江中游尚未核准开工的2个电站,要结合四川已有统调电网水电机组富余电量有效消纳实际情况,合理安排核准开工时间,确保现有机组富余电量优先外送消纳。

  综上所述,要真正解决四川省水电弃水问题,送电通道必须交直流双修,优先加快建设省内特高压交流环网和500千伏通道,积极促进跨省特高压直流通道建设。换言之,双管齐下,才能真正解决四川水电弃水问题。

  (作者系民建四川省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四川省能源协会智库专家)

  

  2017年四川弃水情况(链接)

  四川省2017年水电装机容量为7564万千瓦,占全省电力装机容量9571万千瓦的79%。6000千瓦以上的水电站共有7141万千瓦(扣除属南方电网调度机组金沙江观音岩150万千瓦),其中,属于国家调度中心调度机组2160万千瓦,分别是金沙江上游溪洛渡、向家坝以及雅砻江下游的官地和锦屏一、二级;属于国网西南分部调度机组330万千瓦,即二滩水电站;属于四川省电网统一调度机组4123万千瓦,属于非统一调机组528万千瓦;另有6000千瓦以下的小水电站423万千瓦。

  (一)根据国家可再生能源监测平台公布的对全国59座10666.87万千瓦大型水电的监测数据,四川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三江”上20座4089,2万千瓦大型水电站(金沙江溪洛渡、向家坝、观音岩3座界河电站按一半计,不含大渡河猴子岩、沙坪电站),占全省水电装机的54.4%,2017年共计弃水电量达365.36亿千瓦时,是该平台监测到的全国弃水电量587.52亿千瓦时的62.18%。

  (二)根据四川省电力公司的测算,2017年四川统调电网水电弃水电量约377.32亿千瓦时(包括调峰弃水139.96亿千瓦时)。

  虽然数值有差异,但均表明2017年四川全年弃水量超过300亿千瓦时。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