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德国煤电淘汰收益大于改造成本
2019/2/26 7:27:56    新闻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访德国经济研究所(DIW柏林)能源交通环境部主任Claudia Kemfert

  于琳娜

  开栏的话:一个月前,德国煤炭委员会公布了长达数月的审查结论,并计划德国最迟在2038年之前关闭所有的燃煤电厂,这一计划引发了全球能源届热烈讨论。任何一项重大的改革计划,都是挑战和机遇并存,也是付出与收益兼得。一直以来,德国是全球能源转型的先行者,也是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领头羊。本报今日起推出“能源转型看德国”系列访谈,邀请德国能源领域的专家们全面介绍德国能源转型政策背景、困难与挑战、可借鉴经验等,敬请关注。

  Claudia Kemfert被称为“能源转型夫人”,她对德国能源领域有着深入了解。

  在本篇访谈中,ClaudiaKemfert详细阐述了德国退出煤电计划的细节问题,包括面临困难、解决方案等。关于这次德国煤炭委员会的决定,她的核心观点是:在德国,有组织地逐步淘汰煤电的好处明显超过了改造成本。

  计划在技术和经济上均可行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德国推出淘汰燃煤发电计划的背景。

  Claudia Kemfert:德国燃煤电厂发电量大约占全国发电量的40%,占电力部门二氧化碳排放量的80%。为了实现德国2016年气候保护计划 (该计划规定到2030年,能源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比2014年减少60%~62%)中规定的目标,到2030年,燃煤发电的大幅减少必须作出决定性的贡献,并为完成这项计划(到2030年淘汰煤炭)设定关键路线。

  退出燃煤发电不仅在气候政策方面是必要的,而且在能源经济方面也是有意义的,无论在技术上还是经济上均是可行的,逐步淘汰煤炭的好处远远大于成本,尤其是这一过程可以刺激投资和创新。德国逐步淘汰煤炭将刺激对需求管理、储能、电力应用和效率技术的必要投资,这些技术不仅是德国所需要的,而且还为出口市场带来了巨大的机遇。燃煤发电量的减少也可能在某些地方导致电网状况的显著改善。

  记者:目前,哪些事实可以支撑德国的退出煤电计划?

  Claudia Kemfert:逐步淘汰燃煤发电   所需要的技术目前是可用的,或者已经发展到可以及时使用的程度。如今,风能和太阳能的成本与新的化石燃料发电厂的成本几乎相同甚至更低。储能设施的可用性也不代表逐步淘汰煤炭的瓶颈,仿真计算表明,在电力结构中,多达80%的可再生能源是灵活的选择,如部门整合、电力引导热电联产、蓄热和需求侧管理等,这些都足以满足系统集成的要求,而且比季节性电能存储更具成本效益。

  当燃煤电厂按一定的顺序关闭时,变换过程的可控性对所有参与者来说都是最高的。这为区域结构发展创造了必要的提前期。对于基准价格的制定,如最低二氧化碳价格,但发电厂之间有大量转移可能性的停运,更难以估计现场的具体影响。这将限制提前准备计划的可能性,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可以增加实施的灵活性。

  因此,在气候政策方面,逐步淘汰煤电是必要的,从能源的角度来看更是有意义的,因为其在技术和经济上是可行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塑造未来是一个政治意愿问题,以便具体利用与煤炭有序退出相关的机会。

  困难、挑战及解决方法   记者:这一计划会遇到哪些困难?Claudia Kemfert:德国逐步淘汰燃煤发电,只有在被社会接受的情况下,才能成为其他国家的具有增值潜力的范本。目前,德国大约有18500人受雇于褐煤发电厂和露天矿;另外有4000~8000人受雇于硬煤发电厂。煤炭行业就业大幅下降的影响很大一部分可以被定期退休所抵消,但是,即使退出的实施方式对当前这一代工人的负面影响很小,也必须积极支持能源结构变化,特别是对未来几代人。为了创造有吸引力的生活条件,并为人们在前煤炭地区提供有前途的前景,必须对新的可持续就业进行投资,同时也必须改善软区位因素。尽管框架条件不同,德国的三个褐煤地区不仅提供了同样良好的机会来延续传统能源,而且在其他领域也取得了进步。

  煤炭委员会已经制定了一个很好的折中方案,首先要解决大规模的社会冲突。如果所有的建议都得到一致执行,2030年气候目标仍然可以实现,能源结构变化仍然可以得到明智的管理。

  从气候角度来看,煤炭委员会关于逐步   淘汰煤炭的建议不是最佳的,但这是能源系统转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目前,燃煤发电厂机组按建议退出电网对逐步淘汰煤炭非常重要,但最重要的是可再生能源的扩张速度比以前更快,而且准备的资金流入创新和前瞻性的能源系统改造项目。

  记者:目前德国的燃煤发电占比依然较高,这一计划会不会引发电力短缺现象?

  Claudia Kemfert:人们常常会想到停电的恐怖情景。但这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德国目前生产的电力比我们实际需要的要多,并且一部分出口到了国外。最古老和最低效的发电厂可以立即脱离电网,仍然可以保证足够的电力供应;剩余的现代化发电厂可使用足够的褐煤。简而言之:德国的能源供应是安全的。未来的能源系统将是灵活、数字化、高度九州娱乐ts111、分散化和智能化的。可再生能源作为团队成员互相补充,这就是为什么德国所有的可再生能源都必须更快地扩展的原因。对于现代能源供应来说,燃煤发电厂“过时”了,他们不是团队的一员,成为了障碍。

  德国电价不会因此上涨   记者:在这一过程中,德国会不会出现电价上涨的情况?

  Claudia Kemfert:如果能源革命管理得当,预计不会出现电价上涨的情况。目前,股票交易所的电价上涨主要原因是由于二氧化碳价格上涨,这使得煤炭价格上涨。因此,燃煤电厂具有价格上涨效应,而可再生能源具有价格下降效应。

  随着煤炭被逐渐淘汰,证券交易所的电价甚至可能下跌,至少几乎不可能出现任何严重的价格波动。现有的模型计算表明,随着燃气发电厂使用数量的增加,交易所的电价也只会小幅上涨,远低于2011年的水平。

  哪一个环节将最终体现在客户价格中是另外一回事。如果继续向电网运营商输出高电量,并额外批准“煤炭拆卸费”,这会最终提高电价。但政治家们自己也有不让电价上涨的责任。

  记者:在计划实施时,还应该   注意哪些问题?

  Claudia Kemfert:最昂贵的成本是继续承担煤炭及其搁置的风险,事实上,可再生能源正在变得越来越便宜。由于二氧化碳价格上涨,煤电变得越来越贵。德国燃煤电厂的灵活性不足、产能过剩,再加上德国电网输配电瓶颈和电网扩张引发了电网费过高。此外,我们不仅要为已经脱离电网的旧电厂支付 “煤炭残骸保险费”,而且还要保留不需要的储备。如果我们能够更多地关注可再生能源,对消费者以及能源密集型公司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可以降低他们的费用。

  可能的补偿问题只针对发电厂运营商,应严格将其与进行改革区域的财政支持挂钩。成功的结构变革结果应该主要是创新、科研和对新公司具有吸引力的框架条件。在卢萨蒂亚和北莱茵—韦斯特法利亚州已经有许多创新和经济举措,应该继续得到财政支持。例如,能源市场具有吸引力;能源储存和数字化提供了巨大的经济机遇等。创新型企业应得到有针对性的支持,以促进其进入市场。再加上煤炭出口的决心,他们的商业模式将迅速而永久地获得回报。包括扩大可再生能源、智能电网、分散存储和可持续燃料在内的能源转型不仅将创造创新和竞争优势,而且还将实现德国经济迫切需要的现代化,包括创新、增值和通过增加投资创造的数万个可持续就业机会。

  中国能源结构变化提供了巨大的经济机遇  

  记者:您对中国的能源转型有什么看法?

  Claudia Kemfert:与德国类似,中国使用的能源结构广泛,化石燃料比例较高。能源结构变化的过程提供了巨大的经济机遇。中国做得很对:依赖于增加对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中国是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光伏领域的世界领先者,主要是出于对环保、降低能源进口方面的考虑。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水力发电潜力,因此,中国在水电项目的开发方面是全球领先的,我个人认为未来中国水电可以满足一半的电力需求。

  这些都是正确的步骤。中国可以从德国学到的是:不要太长时间地持有化石能源,它们正变得越来越不经济,并拥有搁置资产的风险。未来属于可再生能源,每个国家都有充分的理由来发展它们并调整结构,让可再生能源不受阻碍地发展。十年前,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推广,德国获得了良好开端。但不可否认,放弃化石能源将是一个漫长而困难的过程。可再生能源开发得越快、越密集,其质量就越好,经济效益越高、竞争力也就更强。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车公庄西路22号院A座11层 电话:010--58381747/2515 传真:010--63547632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 版权所有 投稿信箱:leidy5378@126.com
京ICP备13015787号 技术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发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